依旧湿漉漉的

发布于 http://www.cqsf.ca 2013-12-1 12:18:00  有1359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凌潇脸颊上,眼睛早已红肿如桃,跟着说道:“大飞姐姐,我也去,两个人快些!”说着随后赶上。
  痴癫花和尚摇摇头,道:“一对傻妞!”
  文殊奴轻声问道:“疯·······老罗汉,我哥哥怎么样了?”
  痴癫花和尚瞪着眼睛道:“没事,还死不了!有我老人家在怕什么!”
  文殊奴向帐内方向望了望:“我可以进去看看么?”
  “不行!你若进来我就剜了你的眼睛!”
  文殊奴撇撇嘴,叹了口气无奈地退开。过了片刻,大飞和凌潇提着药壶和热水匆忙赶了回来。痴癫花和尚看看二女,忽然没头没脑的说道:“嗯,我那乖外甥艳福不浅,一大一小俩丫头都很耐看!“接过药壶和热水,缩回头进账去了。
  二女一时未反应过来,面面相觑。文殊奴苦笑一下,抬头望天,此刻乌云正遮弯月。
  帐内有小火炉,炉内炭火正旺,痴癫花和尚将自己小木匣中的药物统统收集了扔进药壶,放在炉火上蒸煮起来。他知道那鹤顶红乃是天下毒物之首,根本无药可解,却又想不出其他办法,情急之下脑子又不好使了,正是病急乱投医,也不管那些药物是否能解此毒,将药物统统煮了,只盼着能有奇效。又见未未脸色漆黑,便倒了些热水给未未擦脸,从额头至下颏,擦得很仔细,边擦边叹气。忽然一眼瞥见未未脖子上系着一个小布包,伸手解下打开来看,见里面包裹着一直碧绿莹莹的珠子,还有四五枚雪白的花瓣,那珠子里面星星点点的有几棵莲籽一样的东西,放在鼻下一闻,一股清香直冲脑门。痴癫花和尚不认识此物,但也一眼辨出此物非凡,想了一下,起身将煮了一半的汤水倒掉,出了帐子对大飞又道:“丫头,再去弄点热水来!
  ”
  大飞不知怎么回事,见痴癫花和尚又出来要热水,不禁疑惑地道:“怎么还要热水啊?你在给未未洗澡么?”
  痴癫花和尚把眼一瞪:“问那么多干嘛?快去就是了!”
  大飞无奈,只得再装了一大壶热水回来。痴癫花和尚接过,重新回到帐内,取过一个小药杵,将那莲花瓣和珠子一并放进小罐中捣碎,然后扔进药壶,倒进水在炉上煮了起来。
  药壶汩咕地冒着热气,痴癫花和尚耐心地守在火炉边,好半晌,见药的火候已到,忙取下药壶,足足倒一大海碗,立即就要喂给未未喝。但随即想到汤药太烫,未未此时毫无意识,根本喝不进去,只得重新放下,坐在旁边搓手等候。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见汤药变温了,这才急不可耐地又端起来,扶起未未,撬开嘴巴,在他天机穴上一按,把那汤药往他嘴里灌。这一碗汤药未未喝得一滴不剩,痴癫花和尚瞪大了眼睛,却见未未依旧悄无声息,死人一般躺在那里,胸口也没了丝毫起伏。
  痴癫花和尚的表情逐渐呆滞,目光空洞,两滴清泪顺着眼角簌簌滚落,大嘴一张,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帐外的凌潇三人听到声音急忙冲进帐内,见痴癫花和尚半趴在地上,拍打着地面哭得稀里哗啦,口中不停地道:“乖外甥,你怎么就死了呢?我给你安排了一桩亲事啊,还没洞房你怎么就死了呢!”
 
三十三 暗流汹涌
  再看床上的未未,却见他缓缓地睁开眼睛,颤抖着指着痴癫花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