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无形的洞穿力

发布于 http://www.cqsf.ca 2014-2-20 11:19:00  有1108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中喃喃自语,声泪俱下,道:“婉儿,我司空雨对不起你和我们的女儿珣儿!我真是没用,虽然仇人就在眼前,我却无能为你们报仇!”
  司空雨想到自己连攻三招,那司马南广并未闪躲,却能安然无恙,他作为一门之主,武功竟然如此不济,竟一时心灰意冷,起了轻生的念头。说完,突然举起了左手,就要拍向自己的天灵盖,此时,只见白影一闪,一个人已经到了司空雨的跟前,伸手将他举起的左手拉住,拦住了他,司空雨睁开泪眼一看来人,原来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白衣少年,在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
  拦住司空雨的人正是天放,天放拉着司空雨的手,道:“司空前辈,请你冷静,你不能死,俗话说君子报仇,年不晚,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你好好的活着,总有一天你会大仇得报的,如果你就此死了,还怎么给妻女报仇,我相信,你的妻子和儿女如果在天有灵的话,也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你死了只会让仇者快,亲者痛,况且你一死了之,那铁拳门怎么办?如果你不在了,铁拳门且不是成了魔教的口中之食了吗?因此你要好好的活着,把铁拳门壮大起来,和魔教抗争到底,才对得起您妻女的在天之灵!”
  司空雨刚才一念之差,差点铸成大错,现在天放的一番在情在理的话,却让他幡然醒悟,是的,他若死了,那就便宜了魔教了,那样才是真的对不起妻子和女儿了!
  司空雨看着眼前这个一脸诚意的少年,在此之前,自己还听信了师弟雷一阳的话,差点将他害了,现在他才明白,原来真正的杀人凶手不是天放,而是魔教的爪牙,这个少年天放那是一个真正的大好人啊!他紧紧的握住天放的双手,颤抖着声音道:“陈少侠,你的一番话,让我蓦然醒悟,我真是太愚蠢了,之前我还听信谗言误会了你,我的师弟雷一阳差点害了你,在这里,老夫向你郑重的道歉!”说完,就要给天放行礼,天放忙扶住了他。
  司空雨看向身后众铁拳门的门人,问道:“雷一阳何在?”片刻之后雷一阳才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一脸的尴尬,问道:“师兄,你唤我何事?”
  司空雨道:“一阳,我们误会了这位陈少侠,快给人家道歉!”雷一阳一听,脸上顿时有了难色,但最后还是一咬牙,走到天放跟前,向天放一抱拳,道:“陈少侠,昨日我被魔教鬼蜮伎俩所蒙蔽,对你造成误会,差点铸成大错,我在这里诚心的向陈少侠道歉,希望陈少侠大人有大量,不给我等一般见识!”
  天放看着这个粗犷的汉子,心中感动,道:“前辈说的哪里话,我怎么会在乎呢?你我同是被魔教蒙蔽,谁也没有错,况且不知者不为罪,辈不要想太多了!”
  司马南广走了过来,侧眼看着天放,那眼神中有,放佛天放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这双眼睛,司马南广突然阴森森的道:“你就是天放了,是吧?”
  天放傲然道:“不错,我就是天放,请问你有何指教?”
  司马南广阴冷的道:“我听说你的命很硬,怎么弄也弄不死你,今天,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的命硬还是我的拳头硬!”说完,又冷冷的看着天放,那神情放佛天放就是一只待宰杀的羔羊,已经逃不他的掌心一般。
  天放傲然道:“司马南广,你这个丧心病狂的恶魔,你派人杀了我的爹娘和陈家镇的人,这笔血债,我一定会和你算清,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打败你,我要割下你的首级,用你的人头祭奠我死去的爹娘和陈家镇的乡亲父老!”
  司马南广一阵狂笑,道:“我倒是希望有这么一天,可是,这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的,因为你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司马南广说着,左手突然抬起,向下握成一个半圆状,瞬间,一团由红、黄、蓝、绿、青五种色彩组成的气流在他的手心慢慢的形成,逐渐成为有形的五色球体,那球体流光溢彩,不停的上下左右转动着,煞是好看。
  司马南广刚说完那个“了”字,已经出手,他左手抓住那个五色球体,用力向前推出,那五彩的球体带着风雷之声,向天放迎面疾射而至。
  司马南广这由五彩劲气形成的气球换做“阴阳二气”,是利用本身的真气,聚集天地阴阳之气,然后再用内力催逼成形,再用强大的内力发出,其威力迅猛无比,寻常人根本无法抵挡,一旦被击中,几乎都是被击得血肉模糊,死状惨不忍睹。
  然而,天放此时的修为已非往常,几乎能听风辩物,刚才见司马南广将左手伸到身后,就觉得不妥,于是,趁司马南广说话的机会,暗中注意司马南广一举一动,果然发现司马南广在暗暗汇聚阴阳二气球,想好了应付之策。
  天放在司马南广的发出“阴阳二气”球之前一秒,就开始向右快速的闪动,“阴阳二气”球来的迅猛,然而,天放的速度更是快如闪电,天放在向右闪开的同时,身体向上拔起一丈多高,口中向人群大喊道:“大家快闪开!”
  阴阳二气球在天放的下方爆裂开来,发出了“轰”的一声闷响,虽然天放出声提醒,然而还是有一些闪避不及之人,被阴阳二气球的劲气扫中,顿时口吐鲜血,受伤不轻。
  司马南广见天放躲过了自己的“阴阳二气”神功,也不禁大感意外,狂笑道:“小子,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居然能躲过本座的“阴阳二气”神功,不过,这一次也许你的运气就不会有那么好了!”
  天放轻轻飘落在离司马南广三尺之外的地上,道:“不是我的运气好,而是我早已经看破了你的阴谋,你们魔教的人惯使阴谋手段,我也不得不防!”
  就在天放和魔教教主司马南广比斗的同时,慕容海阔越众而出。来到众武林人士的前面,清了清嗓子,道:“现在大家应该都明白了吧,天放并不是杀人凶手了!而真的杀人凶手,是魔教中人,他们想借你们之手,除掉天放!”
  少林掌门易通大师此时已经疗伤完毕,他站了起来,道:“真是惭愧得很呀,老衲竟然也没有看破那是魔教的阴谋诡计,差点误伤了天放这个武林的后起之秀,如若是那样,那老衲的罪孽那就深重了!”说完,叹了一口气。
  武当掌门紫阳道长接着道:“其实,我昨天就隐隐觉得那里不对,可是,是那里不对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果然,今天证明了,是魔教众人使的阴谋诡计,魔教真是可恶至极,居然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陷害于人,我们差点六害了天放了!”
  慕容海阔大声道:“看来魔教是有备而来,看其阵仗,今日恐怕是很难罢休的了,现在我武林正派已经死伤了这么多人,如果在继续下去,还会死更多的人,各位江湖朋友,打击魔教是天下武林正派人士的共同责任,因此,现在我们必须团结一致,齐心协力,抱着和司马南广决一死战的决心,血战到底!”
  慕容海阔这一段话说得慷慨激昂,经他这么一说,立刻得到了在场的大多数人的赞同,纷纷道说:“对,慕容庄主说得很对,我们现在必须同心协力抗击魔教,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有把魔教打败了,我们才能得以安稳,我等愿听慕容庄主的差遣,共同打击魔教势力!”
  前大河帮的帮主刘大河走到慕容海阔的身边,大声道:“我们与魔教势不两立,慕容庄主说得很对,那么,就请慕容庄主暂时做大家的统领,指挥大家行事吧!”
  慕容海阔忙道:“这可不妥,一来,武当是东道主,他们对武当的地形和格局比我熟悉,二来,在场的武林人物比我高明的甚多,我看,还是另寻其人比较好!”慕容海阔如此一说,众人一时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却拿不出个主意。
  慕容海阔道:“各位少安毋躁,我看,武当掌门紫阳道长文才武略,精读兵书,懂得带兵之术,如果各位没意见,就由武当的掌门人紫阳道长暂时做大家的统领,带领大家共同抵抗魔教,而我与少林的易通掌门,从旁协助紫阳道长,大家看怎么样?”
  慕容海阔这么一说,合情合理,纷纷大声道:“就按慕容庄主说的办!”紫阳道长和易通大师也没有推辞,紫阳道长道:“如何行事,还请慕容庄主给个明示!”
  慕容海阔道:“紫阳掌门,鄙人不才,待会儿,由我牵制住司马南广,而其余的人则在紫阳掌门的带领下,攻击那二余人黑衣人,大家记住,见好就收,且不可恋战,我们要保存实力!”众人一致同意慕容海阔的意见。三 同仇敌忾中
 再看这边天放与司马南广对战的战况,司马南广一出手就使用霸道的”阴阳二气”魔攻,欲一招置天放于死地,可是,他太低估了天放,天放早有预防,居然轻易避开,做到了毫发无损。
  司马南广见一击不中,随即凌空跃起,迅速朝天放飞了过来,左掌倏出,直取天放的脑门,用的竟然是魔教致命的毒招“天魔手”,这“天魔手”是魔教最具威力的邪功之一,一旦中招,会将受伤之处胫骨全部震碎,最终难逃一死。看来,司马南广今天是非要置天放死地不可了。
  司马南广的“天魔手”速度快得惊人,天放见状大惊,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那一掌挟带着风雷之声,天放一旦被拍中,定是顷刻间脑浆崩裂而死。
  躲闪不及的情况下,天放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死,天放大喊一声,道:“爹、娘,孩儿来找你们了!”说完,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灰影一闪,一条人影倏的抢在了天放的面前,只听得“砰”的一声闷响,那条人影被打得飞了出去,摔落在一丈之外。
  天放睁开双眼,只见司空雨倒在离自己一丈之外的地上,头发蓬乱,面如金纸,口喷鲜血,已是奄奄一息了。
  原来,在司马南广的手掌拍向天放的时候,一旁的司空雨见状,知道这一掌天放避无可避,如果天放的脑门挨了这一掌,必定会脑浆迸裂而死,紧急之下,来不及细想,飞身而起,替天放挡了一掌。
  天放奔过去,欲要扶起司空雨,可是,司空雨由于伤得太重,根本无法将他扶起,天放眼里忍不住流出了泪水,颤声道:“司空前辈,你何必为我挨这一掌呢?”
  司空雨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声音微弱,道:“天放,我看得出,你是一个练武的奇才,只要你肯勤加练习,将来的武林一定是你等一辈人的,我为你挨这一掌,我是不想你就此葬身在司马狗贼的手里,将来,你还要替武林除害,你还要替我的一家人报仇呢!”
  天放噙着泪,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司空前辈,请你放心,我一定会消灭掉魔教,为武林除害!”说着伸手握住司空雨的双手,问道:“司空前辈,你伤得怎么样,没事吧?”
  司空雨笑了笑,道:“我这把老骨头结实得很,一时半会死不了的!”
  就连司马南广也料想不到会突然起如此变故,他根本就想不到司空雨居然会替天放这个小子挨了一掌,他来到司空雨跟前,道:“司空雨,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你犯得着挨这一掌吗?”
  司空雨狠狠的道:“司马狗贼,你给我住口,陈少侠是个好人,我不允许你滥杀无辜!你几次三番,先嫁祸给陈少侠,后又对他痛下杀手,你的心真的是狠毒啊!”
  司马南广不顾司空雨的辱骂,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