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显得非常高兴

发布于 http://www.cqsf.ca 2014-2-22 10:16:00  有1200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来到山顶之后,见架在两山之间的铁绳已经修整完好,三人。
  慕容雪在深渊里呆得太久,早已经厌倦了深渊中枯燥乏味的生活,此刻出得深渊来,犹如重获新生一般,非常的兴奋,一直“唧唧咋咋”的说个不停。
  乌康飞看着眼前连绵起伏的群山,感慨万千,长叹一声,道:“想不到,我这一掉进这深渊底下,一晃就是年了,年,对于我辈凡人来说,人生能有几个年,年的时光,我都是一个人孤独的度过,每天面对的是孤单和寂寞,现在,我终于出来了!”乌康飞感激的看了看天放,道:“谢谢你,天放,是你让我重见天日的,是你把我从深渊里救出来的,真是太感谢了!”
  乌康飞突然对天放说出这番感谢的话,天放倒是一时难以相信他会对自己如此客气,忙道:“前辈,你太客气了!我们这次能从深渊里出来,主要的功劳是前辈您的,晚辈只是沾了前辈的光而已!”
  天放说完,便闭口不再说话,心中顿时感到一片渺茫,不知今后该何去何从,便问乌康飞道:“不知前辈如今有何打算!”
  乌康飞爽朗的一笑,道:“今后是今后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如今之计,是到外面去大吃大喝一顿,我在深渊之下年了,年都没有尝到油盐酱醋的味道了,很是怀念!”
  天放听乌康飞如此一说,也不禁留恋起快活门的美味菜肴来,自从掉下了深渊之后,前后已一年有余,他早已经乏味了没盐没味的吃食,也是早就想尝尝放了油盐的菜食了,便道:“前辈的想法正合晚辈的心意,要不我们这就出去,先寻个像样的酒楼,吃上一顿,再做打算如何?”
  一提到吃东西,慕容雪就开始馋涎欲滴了,她可是一个美食高手,吃零食成了她的一大爱好、一大乐趣,在深渊底下那么久,她早就想念家中母亲所做的美味菜肴了!现在见天放与乌康飞要去酒楼吃喝,更是兴奋地不得了,忙道:“前辈、陈大哥,那咱们就不要在这里耽误时光,赶快动身走吧!”
  说到要走出这里,此时三人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现在他们在山崖上,虽然横在两座山只见的那条粗铁链已经架了起来,然而,没有吊在铁链上的木箱子,他们要怎样才能离开这里,到达对面的山崖?
  慕容雪一见自己的美食大餐成了泡影,情绪显得非常低落,懒洋洋的问道:“前辈,我们现在没有木箱,要怎样才能从这里出去呀?”
  乌康飞思忖良久,还是没有想到好的办法,叹了口气,道:“慕容姑娘,我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的法子,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难题,我们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才行,你们二位也好好想想!”
  天放叹了口气,道:“现在我们只能砍树来现制作木箱,!”
  乌康飞道:“现在也只有如此了!”
  慕容雪的气都泄了大半,道:“要现做一个能够乘坐我们三人的木箱子,看来一时半会是做不好的,我们今天还得再吃一顿没有油盐的烧烤!……一年多来我一直吃烧烤,连我本人都快成为一个大大的烧烤了!”逗得天放和乌康飞二人不由得大笑了起来。
  于是三人进行了分工:天放和乌康飞负责砍树,慕容雪则在山上寻找扎实的青藤,作为绑吊木箱的绳索。
  天放的“御风”宝刀可是一把削铁如泥的绝世好刀,砍树当然不成问题,没多大的功夫,天放就将附近几颗粗大的树木砍倒了,他一鼓作气,将树木的丫枝也给修掉了,再将大树剁成数节,以备待用。
  “御风”宝刀虽然能将树木砍到,可是,要做箱子这种木工活,就爱莫能助了,而乌康飞的随身武器在当年跌落山崖的时候就掉了,二人又为此事而发愁。
  正当天放与乌康飞二人为没有制作木箱的工具而发愁的时候,慕容雪已经抱着一大捆青藤回来了,见二人正对着几节大树不知道该怎么办。慕容雪将青藤放在地上,走了过去,问道:“你们是不是正为了没有削木头的工具而发愁呢?”
  天放道:“正是,我的大刀虽然削铁如泥,可是对于做木工活,它却一无是处!”
  慕容雪调皮的一笑,故作神秘的道:“二位不要着急,山人自有妙计!”
  乌康飞和天放不由得被慕容雪那有模有样、一本正经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
  天放止住笑,问道:“慕容姑娘,你有什么妙计,别绕弯子,快说出来吧!”
  慕容雪道:“陈公子请稍安勿躁,奇迹马上就要出现了!”天放只得忍住笑,静待下文,只见慕容雪说完,便伸手入怀,摸出一件物事来,天放和乌康飞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柄古色古香的刀鞘,不由都大失所望,慕容雪则不慌不忙的从刀鞘里抽出一把小巧的匕首来。
  天放定睛一看,但见这匕首做工精致,刀身通体雪亮,手柄由青铜打造,并在手柄中央刻有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慕容雪将匕首递给乌康飞,乌康飞伸手接过,在跟前的树木上试着削了一下,没想到这匕首虽然看似不起眼,却是异常的锋利,顿时将那树皮轻松的削去一大块,看来这匕首用来削木头,那是绝对没有问题,就是由于这把匕首过小,做起来要慢一点,不过,这已经很不错了。
  当下,乌康飞用天放的宝刀对树木进行分解,将那一节一节的树木砍成小方块,而天放则到树林里去寻找吃的东西,慕容雪负责生火。
  天放来到树林中,但见树林里雾气弥漫,此时已近黄昏,山风过处,天放不禁感到一阵寒冷,不由得耸了耸肩。
  此时各种野兽已经歇息了,想要寻找猎物,却是比较困难,天放下寻找了一番,并未发现可猎的野兽,只得往前走,看有什么动物可以猎取。
  突然,前方传来了“吱吱吱”的叫声,天放快走几步,往前一看,不由得大喜,只见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正有一窝壮硕的野兔,兔窝里面睡着五只白得如雪一般的乳兔,一只体格硕大的大白兔站在窝边,在守护着自己的孩子,那大白兔见天放向它走来,顿时显得惊慌失措、抓耳挠腮,可奇怪的是,那大白兔却并未逃窜,而是走近挨近兔窝,一双眼睛带着浓浓的敌意看着天放,天放也未多想,伸出左手向那白兔抓去,大白兔大惊之下仓惶逃窜,天放眼疾手快,左手向前一探,刚好将那大白兔抓了个正着。
  天放将那大白兔提了起来,但见那大白兔在天放的手里奋力的挣扎着,可是天放抓得很紧,大白兔根本就无法逃脱,嘴里发出了“吱吱吱”的叫声,那五只小兔听到大白兔的叫声,以为大白兔又给它们送来吃的,都不由得伸长了头,大张着嘴巴,等待母亲将食物送进它们的嘴里。
  天放抓了大白兔,心想他们三个人,一只大白兔肯定不够吃,于是一手拎着大白兔,另一只手伸去抓那窝里的小兔崽,没想到,天放的手刚一伸近小兔崽,一只都安于现状的大白兔突然没命的挣扎了起来,想要挣脱天放的手掌,天放也没太在意,抓了两只小兔,放进自己的怀里,这时,大白兔挣扎得更厉害了,嘴里发出了一种近是哀鸣的叫声,天放低头一看,只见那大白兔嘴里流出了殷红的血,两眼泪汪汪的。
  天放看着兀自挣扎的大白兔,顿时不由得想到自己的父母倒在血泊中的情景,霎时间心如刀绞,忍不住流下泪来,他将怀里的那两只小兔崽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把它们放进了兔窝里,然后把大白兔放回了小兔崽的身边,大白兔抖了抖被天放抓得疼痛的身体,用鼻子挨个的嗅了嗅小兔崽,见小兔崽们都安然无恙之后,欢快的甩了一下头,回过头来,感激的看了看天放,居然匍匐在地,做作揖状,向天放点了三下头,天放呆呆的看着大白兔怪异的行为,久久不愿离去。
  天放别了那只大白兔和那窝小兔崽,继续往前走,见一棵树上结满了红色的果子,走近一看,但见那些果子红得如血,果身上长着鱼鳞状的果皮,煞是好看,便爬上树摘了一个,将果皮削去,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发现这果子甜津津的,汁水非常多,味道新鲜极了,不及多想,摘了许多果子放进衣袋,就往回走,此时乌康飞已经削了很多的木块,而慕容雪已经把篝火烧得非常的旺了,慕容雪见天放来到,道:“陈大哥,火我已经烧好了,把你打的猎物拿出来吧!”
  天放道:“今天太晚了,处都没有猎物,我摘了一些野果,我们就将就着吃一顿吧!”说着就把那些火红的果子拿了出来。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