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流出泪水

发布于 http://www.cqsf.ca 2014-2-25 12:08:00  有1403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之人迅速逃离,根本不在理会什么暗凤血。阿若身影快速闪动,而虚道子一方的三十名随从也已经在黑色火焰的帮助下将那黑风手的近七十名黑衣人斩杀干净,此刻正挡在紫袍少年等人面前。全身散发着煞气,这三十人可不是黑风手的那些人可比的。
  “逃?”道虚子冷冷一笑,“说出你们的身份,我可以给你们一个体面的死法。”
  “杀出去,全力逃走。”紫袍少年面色凝重,身体竟然不退反进,竟主动向道虚子攻去,双眼寒光闪烁,右手拔出细长的散发着缕缕寒气的银白色长刀,此刀名曰:殇之月华。
  “大王!”小九等人立即大喊,他们太了解那紫袍少年了,这些年来,每次执行任务遇到危险都是这紫袍少年断后,掩护其他人的撤退。但这次对方却是初之境强者,虽只是相差一个境界,但也决非化灵修士所能抵挡。
  “撤退!”紫袍少年见小九等人并不撤退,反而向自己奔来,双目寒光闪动,冰冷的声音入来自九幽深处。同时,紫袍少年手中的刀已经劈向了道虚子。
  “不自量力!”道虚子直接探出右手,只听“啪”的一声,月华刀便被反震在紫袍少年胸前,紫袍少年立即倒飞出去。身体在空中一个扭转,紫袍少年落在地上,倒也并没受伤。
  “大王!”小九等人立即来到紫袍少年,并肩而立。
  紫袍少年正欲说话,那道虚子及三十名灰衣人已然再次杀来。
  “那十人拦不住你们,速速撤退,别管我,等你们安全撤退我便会自行脱身离开。”紫袍少年急喝一声,眼中已经有幽芒闪现,声音不容拒绝。同时身体向着走来的道虚子掠去,右手的刀上泛起一丝淡淡的紫色,向着眼前一刀划去。
  “撤退!”小五大喝一声,同时带着其他人向外突围。他们八人的实力本就比灰衣人强,如今又是聚在一起朝一个点突围,自然轻松。
  “砰”紫袍少年身体再次倒飞出去,口中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形成一道完美的抛物线。
  “小小化灵也敢放肆,虽然你是半步初之境,但你终究还不是初之境。”道虚子见小九等人已经成功突围,立即拿出全部实力,要将紫袍少年等人全部留下。
  “大王!”小九等人见紫袍少年受伤,竟然又冲了回来。
  “滚!谁让你们回来的,都给我滚!”紫袍少年大吼。
  “都留下吧。”此时,道虚子已经再次出手。
  “赤阎掌!”
  一个黑色手掌从道虚子手中拍出。
  “去死!”一刀寒光从小五手中飞出,直接飞向道虚子,那是一柄飞刀,飞刀速度极快,呼啸之间仿佛要割碎虚空般。
  “锵”那柄带着寒光的飞刀被虚道子用两根手指夹住。“手法不错,但力度不够。”虚道子摇头。
  “走,都走!”
  “不,每次遇到危险都是大王你独自面对,但这次对方却是初之境强者,所以这次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丢下大王你,就算是我们都死了又怎么样,我们是兄弟!”白发的小五坚定的说道,其身后的其他人同样目光坚定。
  (境界有化灵,入门为化灵,化灵有九重,之后即为初之境。化灵后境界:初破天,虚古残……)
  兄弟,应当同生共死!
  “兄弟…”紫袍少年微微一怔,轻念一声,但心里却已经打定主意,“既然是兄弟,那我又怎么能让自己的兄弟身死?”
  “呵呵,好一个兄弟情深呐,既然如此,那你们就一起共赴黄泉吧!”
  虚道子的手上再次出现了那朵燃烧的黑色火焰,一股危险的气息同时袭上几人心头,但却都没退缩半步。
  “如此,那便让我们最后一次并肩作战吧,杀!”紫袍少年平静的开口道,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冷静。
  “杀!”一股嗜杀之气从九人身上传来,令周围的灰衣人都为之一颤。
  “先解决那些灰衣人。”
  紫袍少年开口,身体向前数步,挡在虚道子之前。
  “大王”众人皆是喊道。
  “按我说的做!”
  “哼,不知死活!噬魂焰!”道虚子手中的黑色火焰如一朵绽放的黑莲,黑莲向紫袍少年急射而来。
  一股巨大的危机袭上心头,紫袍少年不敢有丝毫犹豫,立即向旁边闪去。
  那黑莲被紫袍少年险之又险的避过,射在其身后一名灰衣人身上,那灰衣人立即惨叫一声,其胸口出现一个血洞,身体缓缓倒下。
  虚道子脸色铁青,着噬魂焰他也是刚刚获得,运用还颇为生涩,修为还是有些弱小,这才发生误杀这一幕。
  就在这时…
  “老六!”
  “老六!”
  紫袍少年立即转头望去,顿时发狂,“老六!”
  只见一名黑衣冷俊少年胸口位置正插着一柄剑,剑尖从胸口贯穿而出,嘴角溢出鲜血,耀眼,夺目。少年身体缓缓倒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仿佛就向是解脱了般…
  紫袍少年快速向那少年冲去,但就在这时…
  数柄柄冰冷的剑尖突然出现在小九背后,下一瞬就要穿透其身躯。而此时虚道子已经停下攻击,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
  “不~!”紫袍少年大吼,身体突然爆发出无与伦比的速度,那速度已经超过了他以前的极限,这是潜能的爆发!
  “噗”,两柄长剑同时贯穿一道身体,紧接着便是三道灰影的一声惨叫,齐齐倒在地上。
  “大王!”小九那绝美的容颜上露出恐惧,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紫袍少年。紫袍少年拔出插在身上的两柄细剑,带着一丝鲜血的嘴角此时轻轻扬起。
  那两柄剑并没伤到要害。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是成为你的拖累!”小九,回想起来,她一直都处在紫袍少年的保护一下。
  “好好活着。”紫袍少年只是淡淡一笑,转头望向身边的灰衣人,“你们都该死!”
  “你们都该死!”
  “你们都该死!”
  阴冷的声音传播开来,仿佛穿过九幽。
  两刀刀光闪过,两颗头颅立即冲天而起。
  紫袍少年一路向着虚道子行去,他知道,虚道子不死,他们所有人最后都得死,所以就算是死,他也要至少让重创,以保证其他人安全撤离。所过之处的灰衣人如麦子一般被一道道刀光穿透。
  此时的紫袍少年已经在次发狂,对着道虚子便是一刀斩下,对道虚子的攻击视若无睹,竟是准备以命换命!
  “找死!”虚道子脸色阴冷,同样无视紫袍少年的攻击。
  “噗!”紫袍少年倒飞出去,嘴里喷出一道血箭。
  “啊”与此同时,一道惨叫声响起。道虚子的半个手掌被月华刀生生切落,顿时鲜血狂流。
  “你那是什么刀,怎么可能这么锋利!”虚道子右手流着血,脸色铁青。
  紫袍少年并没说话,眉心的紫色泪滴在此时竟有幽光闪烁,双瞳竟也隐隐发紫,有紫光流转,整个人在此时显得妖异无比。“杀!”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其口中传出,就连小九等人都是一颤。
  “杀!”又是一道声音传出,紫袍少年的身体已经无比虚弱,但此时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倒下,强行提起自己的的精神,提刀再次向虚道子冲去,速度竟比先前快上数倍。
  “砰砰砰!”
  紫袍少年的身影不停的出现在道虚子身体的各个方向,手中刀影绰绰,不时的溅起朵朵血花,有道虚子的,也有紫袍少年的。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刀,怎么会这么锋利。去死!”道虚子此时全身都被鲜血浸湿,右手掌此刻更是已经完全失去战斗力,但紫袍少年却是更加凄惨,脸色苍白,倚刀而立,身体隐隐颤抖,嘴角那嫣红的血丝流到地下,这已经即将到达他的极限,他感到他的意志都快要消散一般,这是他所经理的最惨烈的一战,这是境界上的差距。
  而此时,小九等人正被那些灰衣人牵制,略占上风。
  “如此…那便接我最后…一招吧。”紫袍少年那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似乎带着解脱一般。细长的月华刀带着无与伦比的速度挥向道虚子,那速度快到了紫袍少年的极限,带起一颗头颅冲天而起,那头颅眼睛不可自信的睁大,带着不甘滚到地上…
  与此同时,一道紫色的身影身体弯曲着向后飞去,其身后是断魂渊,手中依旧抓着一柄银白色长刀,口中喷出大口鲜血,鲜血喷道手中银白色长刀的刀柄,那刀柄竟然有红色光芒闪动,闪动仅仅只是一瞬…
  “大王!”
  “大王!”
  同时有数道声音响起,那声音充满痛苦,那是失心裂肺的痛。
  众人距离其太远,而且即便是近距离,他们也根本接不住那道紫色身影,他们太弱小,那是初之境的全力一击…
  紫袍少年看着远处几人勉强露出微笑,身影向着断魂渊中坠落…
  “不--”一道凄厉的声音传来,那是小九的声音,双眼此时充满血丝,看着紫袍少年掉入断魂渊发出一丝撕心裂肺的叫喊,身体更是向着断魂渊冲去,竟然纵身跳出…
  “九妹!”白发的小五立即将刚刚跳起的小九拉回大喝道。
  而此时,那些灰衣人见虚道子死亡,直接便是四散逃走。
  “此次任务,出来九人,但如今已经只有我们七人了,你难道还要让我们再少个人吗?忘了大王是为什么死的?你是要让大王所做的都白做了吗?忘了他说的话了?好好活着,或许…大王并不会死。”白发的小五吼道。
  一名少女默默的将续道子的储物袋拿起,静静的站立,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沉痛。
  “该死!到底是谁,竟然散布假情报!”小三砸拳,愤怒无比。
  众人断魂渊站立良久,夜里才带着小六的尸体离开。
  紫袍少年身体快速下坠,脸上带着一抹微笑,嘴角溢出的血丝快速干涸,没有恐惧,有的只是平静,仿佛解脱一般,幸福…快乐…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往生崖枉生,
  存于世,却无法保护好自己的亲人,此为枉生!
  存于世,却无法给自己自由,无法给亲人自由,此为枉生!
  存于世,却从不知自己亲生父母是谁,此为…枉生!
  紫袍少年感到无比的疲惫,一股困意袭来,闭上双目,今生的经历一一浮现,儿时的玩伴如今可好,收养自己的父母身体可还硬朗?
  他看到了自己的养父母,看到了他们额头的皱纹,头上的斑白,手心的厚茧,还有那慈祥的面容…一股心酸涌上心头,他还没来的及给他们幸福…一滴眼泪从眼角流出,“永别了…”
  紫袍少年的身体一直在下坠,那深渊仿佛无底洞般,依旧看不到尽头…
  紫袍少年感到自己的意识下一瞬间就要涣散,他已经虚弱到了极点,终于昏了过去。
  他刚刚昏迷,手中的刀竟然凭空消失,不知去向,而他眉心的紫色泪滴却是紫光闪烁,这一次的闪烁时间极长,光芒也最为强烈,与此同时,紫袍少年全身竟然都被紫色光芒笼罩,使他正极速下降的身体竟然开始慢慢减速,直到他的身体最后缓缓落在深渊底部…
  这是一个仿佛仙境一般的世界,草长莺飞,鸟语花香,远处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更是有着极为浓郁的天地灵气,使人心旷神怡。
  紫袍少年的身体静静的平躺在一条清悠的河渠边,浑身的紫色光华内敛,眉心的紫色泪滴依旧闪烁,全身的伤势竟然在那紫色光华下快速恢复,不过因其受伤太重,想要恢复依旧还需要不少时日。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三千落花,百里光华。一名婴儿突然凭空从虚空中出现,婴儿浑身被光华缠绕,在一束巨大的白光中缓缓降落,随之一起降落的还有一滴紫色泪滴,紫色泪滴上有光华缠绕,最终落在婴儿眉心,然后融合。在这融合的过程中,昏迷的紫袍少年眼皮轻颤,他隐隐听到有一道女子哭泣的声音,而那紫色的泪滴便是她流的泪,酸,涩,苦,还有一种无奈,一种悲痛欲绝…
  痛,很痛,紫袍少年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一般,那是心痛的感觉。
  紫袍少年的眼角有眼泪溢出,眉心的紫色印记快速闪烁,他感到头通欲裂,大量的信息涌入脑海,而他眉心的紫色泪滴竟也转动起来,竟然形成一个诡异的符咒……与此同时,少年头部有黑气渗出,那是噬魂丹毒……
  时间慢慢过去,那诡异的符咒竟然开始隐匿,最后消失在少年眉心……
  在就在这时,小九等人已经回到了组织,组织并没对此次情报错误有什么解释。
  “暗,”神秘组织那名中年男子待小等人离开后对着一颗水晶球喊道。
  “大人。”一道冰冷的声音从水晶球中传出来。
  “一批无罪中的紫色在任务中身亡,你去将其亲人抹去。”中年男子淡淡的道。
  “是。”声音再次传来,然后消失。
  中年男子看了看小九等人的处所,皱起眉头,右手手指轻敲座椅扶手,陷入沉思。
  “大人,紫色意外身亡。”中年男子拿出一枚音石传音道。
  “怎么回事”里面传出声音。
  中年男子将事情一五一十的道出。
  “好了,知道了。”里面沉默很久后开口道。
  北帝星的一处黑暗中,一名脸上戴着银白色面具的男子正坐在靠椅上沉思,目光闪烁。
  “主上。”面具男子左手一抓,一枚玉简出现在其手中,熟练的将神识注入其中,里面是一片虚无,在那虚无中有一张华丽的坐椅,其上坐着一名灰袍老者,老者不怒而威,而这还只是一道虚影而已。老者淡淡的看着下面的面具男子:“何事。”
  “回主上,紫色出了意外,重伤掉入了断魂渊,估计已经身死。”面具男子跪伏在地上,开口回道。
  “断魂渊?”
  “断魂渊乃是我所在的北帝星的一处险地,破境下的修士掉入其中九死一生。”
  “九死一生?好了,此事我已知晓,你退下吧。”老者挥手道。
  面具男子随即消失。
  “哼,他的儿子岂会这么轻易就死去?呵呵呵呵,玄极帝啊玄极帝,恐怕你是给我做了个嫁妆啊,孤独殇,你以为将他送入虚无我就找不到他了?最后的赢家必定是我!”老者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然后同样消失。
  断魂渊底。
  河水悠悠而流,河道的上游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嬉笑声,那是一名身穿青色轻纱的妙龄少女,少女旁边有一只幼狼,此时正嬉戏着走来。
  突然那幼狼停住身躯,眼睛警惕的盯着前面躺在河边草泽上的一名身穿紫袍、浑身是血的俊美少年。
  古风
  二天下午,小梦的身影呼啸而过,在他的前方百里处便是他的家。
  不多时,小梦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一个安静的屋舍外,眼前倒伏着两具冰冷的尸体,尸体上的血迹已经凝固,且尸体发紫,显然已经死去很久。
  小梦看着眼前的尸体,泪水流下,身体颤抖。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