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明的指纹印在上面

发布于 http://www.cqsf.ca 2013-9-10 19:41:00  有1407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富少满是愤懑地瞪了黑黝少年一眼,看
 
了看地上的碎布和自己身上灰突突的内衣,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最后一扭头,气呼呼地
 
走了,黑衣男子也灰溜溜地跟在后面,挤进
 
了人群。
 
  “这位小爷,这锭银子我消受不起,还是孝敬您吧!”,老者还是有些糊涂,听刚才三人之言,明明是流氓遇上了地痞
 
,黑吃黑
 
,可这黑黝少年除了一身匪气和有些霸道外,却并不像个坏人,但不管怎样,这锭银子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消受不起的,遂赶
 
忙双手奉
 
上,一脸惶恐地看向少年。
 
  “这银锭既然是赔给你的,你就收好了,如果下回他们再来找你麻烦,你拿给他们看看就行
 
了”,说完,少年接过银锭,用力一
 
握,又递了回去,便转身头也不回地向城外方向走去。
 
  老者接过银锭,低头看了一眼,不由
 
得浑身哆嗦了一下,崭新的银锭上五个清晰,老者有些明白过来了,站
 
起身来向少年离去的方向深深地作了个揖
 
,口中念叨着什么。
 
 
 
      丁氏母女
  
 
  宋国西城门外一间茅屋内住着夫妻二人,两口子以砍柴为生,女子四十岁时生了一个女儿 
 
,二人视若珍宝,一次丈夫进山砍
 
柴,突遇一场暴雨,结果失足坠崖而亡,从此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在茅屋前开了个茶摊维持生计,
 
虽然本小利薄,但也勉强可以糊口
 
,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一次几个泼皮出城闲逛,见母女二人孤苦伶仃,便上前索要好处,天色将
 
晚时,更是赖着不走,欲图谋不轨
 
,恰逢唐魁回城路过,一见此情景,立刻不由分说地上前一顿胖揍,打得几个泼皮哭爹喊娘,抱头
 
鼠窜,从此再不敢来茶摊前滋事,
 
母女二人十分感激唐魁出手相助,便每隔一段时间就将唐魁请到家中吃饭,唐魁虽然在唐家分宗长
 
大,却是寄养在此,自幼父母失踪
 
,孤仃一人,只有一个四姐对自己十分照顾,所以能定期受到丁氏母女俩的招待,心中也十分高兴
 
 
  当街又管了一桩不平事,唐魁估摸这一次敲山震虎又能让后街的混混消停上几天,便放心地直奔西城门方向赶去。
 
  去西城
 
门需要穿过西城区,这西城区是城中最萧条的一片区域,大部分居住于此的人都是城外近郊务农的百姓,放眼望去,除了
 
几间半新不
 
旧的客栈比较醒目外,便只剩下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青砖瓦房了,而行走在大街小巷的稀疏人流大部分也都是从西城门入
 
城的旅人。
 
 
 
  每次穿行西城区,唐魁都会去吴老头家坐上一会儿,听他吹吹牛皮,侃侃天下奇事,这吴老头六十左右岁的年纪,年轻时是一名
 
 
 
随商队走南闯北的押车镖头,一次路遇大队马贼,押运的货物被洗劫一空,差点儿连命都丢了,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